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海阔天空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公正公义加油
民主自由加油
香港,马来西亚,加油






Thursday, July 24, 2014

没带伞的人




















夜晚
忽然下起川流细雨
穿透措手不及的行人
擦肩的人们跑的跑,慌的慌,遮的遮
唯独前方距离不到两米的那人
洒脱得像雨水
没意遮掩,更没加快脚步

撑着伞的我
有股上前建议一起共用伞的冲动
却害怕被鄙视的眼神拒绝
更怕那飘散在空气的尴尬

我们保持着同样的速度
同样的距离
不久,雨停了
我们分散在某个交叉路口
我看着那同样孤独又落寞的背影
渐渐远行

虽然撑着伞,我却感觉淋湿遍体
如果这世界不存在尴尬
地球会不会没有陌生人









Sunday, July 20, 2014

四倍拥挤的幸福






原本一直在拖延的假期
因为答应了下学期也教课所以只剩最后一次机会的逃离
我也只是前一晚收拾了背包
几点出发从哪里出发怎么出发当时还不清楚
只记得第一天非常有效率地清理手头上的to do list
默然发现也只是离开一个星期却很多事情要处理和交待
最后终于和被多人放飞机而非常沮丧的Sam相遇
我们在广场等着随之而来的Luke, Jar和Jason
之后去了很暗很阴森的住宿送pizza
就前往驼羊山庄出发,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应该expect什么
但是我记得在门口的鞋架旁犹豫了一会儿才进门
然后看见一张又一张往自己身上打量的脸孔

当晚还发生了一件超离谱的事情,详情不说
但搞得我在寒冷的户外待了一个小时多
当时我坐在潮湿的草地上,颤抖地望着星空吟唱着
“look at the stars,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我最亲爱的,你过得怎么样”
想起那句“你最想念的人会化成天空最闪亮的星星”
那晚,我在一点都不温暖的两张被里一直对sam喊着
“我很冷”
“我要回家”











隔天早上
一大清早还没睡饱就被公鸡叫醒
出了房门看见在吃早餐的大伙
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的Sam并没有理会我融入了没有
我也只好安静地吃了第一份早餐
早餐后我们到了一个油站的路口,举着牌
为了省火车费,我们决定疯狂一次,搭顺风车去城里试车
一开始极度尴尬,过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
毕竟有人拒绝,有人瞧不起,有人打闹
但在7分钟内,有位带着墨镜帅哥挥了挥手叫我们上车
他是一名摄影师,完全没有要去我们牌上的地方,却特地兜我们去
这样的人情味,我们决定下次一定报答别的陌生人

试了车的Sam竟然头大到没有关车灯
在讨论了很久后决定买车的我们才发现车的battery死了
结果又麻烦路人教我们怎样用jumper
车子复活后我们在停车场兜了好多圈
然后晚上我煮了被说味道很怪的饺子冬粉汤














第三天
把车子驾到workshop检查后
Sam就去一间面店试工
而我在附近溜达了四个小时多
去了多间商场和商店,也去未知的方向
最后买了漆,喝了咖啡,买了菜和酱料
好像一个在等女人放工的小男人
回家的路上吃着冰淇淋高歌
打开车棚吹风
被夕阳吸引而停在路旁拍照
晚上煮了韩国煎肉

我凝视着川流不息的厨房,不知道在想什么
原本去听Zac弹琴的时候,Michelle Zeon SheeMin也来了
大伙都是希望可以在黑白键飞舞的小孩
夜了后,大伙一起吃冰淇淋,吃到想拉屎却不能停口,我惟有加入帮忙
当时被问起在city的宿舍
几乎同样大小的客厅和厨房,却有着四人与十六人共用的差别
Deon说我这人真的很奇怪,特地来挤
没有heater没有热水又有点脏乱又拥挤都是自己莫名其妙拿来的



























第四天
Sam换宿一早去了搬树
我悠闲地吃了早餐
去了找驼羊(又名草泥马,没开玩笑)
它们都有着一副搞笑的样子的奇怪地眼神
我接近时它们的神情极度诡异
中午带了Miru散步后回来准备午餐给工作回来的Sam,又发挥小男人本色
累得把眼镜丢进厕所垃圾桶的Sam大赞肉碎炒蛋和spagetti好吃

下午去了Dress Smart逛但没买到什么
晚上去了那里的夜市
会员式的集体购买食物很爽
夜晚原本只有我一个人在外拍星星,忽然几乎整屋人都出来了
一群人一起看星星和打闹,在冰冷得颤抖的夜里透露一丝温暖
我默默地感受着这份温暖
最后剩下SheeMin Vicky 和我还没有看到流星
结果撑到最后的我们终于看到了
相机都冷到蒙了
一进屋大伙玩着心理测验,笑料不断的画面非常温馨





































第五天
这天真正地去玩
去了Hunua Fall看瀑布
然后在Look Out Point看着远处的瀑布在那儿聊了一会
然后在太阳下吃了Sam和Jason准备的午餐
有粘在一块的饺子,涂不均匀的面包,金kiwi,香蕉,饼干;野餐味十足
一直聊,一直吵,一直笑
还有鸭子,小鸟和蜜蜂的陪伴
吃饱后我们前往海边拾蛤蜊
一开始寻宝式的寻找都不到
后来渐渐进入状态
越挖越多,越挖越大粒
挖了几个小时,腰酸背痛
看了日落后,我们在唯一的杂货店里吃了热腾腾的fish&chips
回家路上我们一边开车一边k歌
即使到了也不原意下车
晚上就只有一直刷蛤蜊和炒蛤蜊

因为是我最后一晚的关系
大家都开了酒,然后就聊开了
蛤蜊配白酒,朋友配笑料
但因为隔天有人还需要工作,渐渐大家去睡了





第六天
睡迟的Sam去了换宿
我收拾后,再一次带Miru散步
出去前我跟它商量好要听话
结果它意外地没有吠附近的鸡和孔雀
但路上有只笨到极度可爱的小羊穿越栏杆
很高兴地来与我们打招呼
但Miru简直发了疯,疯狂式地挣扎,差点也把我拉倒
幸好混乱中我及时把它拉走,没让它咬伤小羊
在回家的路上,Miru多番坐下不肯走
临走前我和它道别,它依依不舍的眼神很催情


买了这星期的groceries后和Sam在广场的沙发上坐着
Sam说一切太快太仓促来不及消化
结束这趟旅程前又去了另一个夜市
夜市的烟熏得我很睏,参杂要回到现实的抗拒
道别时Michelle问这是不是最后一次见面
Deon握着我的手不放,说你不要走
Jason和Sunny送我到车,给了我个拥抱

我在临走前留了个note
“记得大家的名字的时候,却是得离开的时候”
其实我撒了谎,我第二天已经记得大家的名字
回到空荡荡的宿舍格外空虚
有的是很大的空间,温暖的heater和热水
却少了那份人与人的温暖

原本只是想逃离城市暂时放下课业和顺便探望Sam
却多了很多意外收获
如果旅行有意义,这四倍拥挤的温暖就是这趟旅程的意义